当前位置:首页>走进十四师>文艺天地>文学作品
有一种胜利来自煎熬
发布时间:17年04月17日 信息来源:第十四师昆玉市224团中学 作者:韩峰峰 编辑:admin
【字体: 打印本页

 

2010年9月,怀揣教育的梦想,我走上了兵团教育事业的漫漫长路,来到了十四师224团中学任教,从此也开始为兵团建设与发展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在我所在的十四师,有一个赫赫有名的团场——47团,更有一群值得敬仰与学习的“沙海老兵”。他们这支顽强拼搏的队伍在茫茫戈壁滩上书写了横穿塔克拉玛干沙漠的传奇,为兵团的发展壮大吃尽苦头,甚至牺牲自我。从一野一兵团二军五师十五团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十四师四十七团,60多年来,一群“沙海老兵”青丝变白发,曾经的荒漠也在他们和后人的手中变成绿野田畴。如今,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已经相继离世,忠骨就埋在大漠;仅剩下的十来位耄耋老人仍然生活在这里,守护着战友的忠魂和这片大漠绿色。

十五天徒步横穿大漠——铁血部队的英雄传奇

农十四师四十七团的团部就设在夏尔德浪。团部楼前广场上,矗立着一座“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军和田纪念碑”。五角星下“1949.12.22”的时间标识,艺术化的“47”碑体造型,7.19米的碑身高度,分为两层各有2级和5级的底座台阶,15米的底座长度——从七一九,二、五、十五到四十七,这些数字都有着特别的含义。

在广场另一侧的“屯垦戍边纪念馆”,我们了解到数字背后的辉煌历史。四十七团的前身是一支曾在我军编制序列中以能征善战而闻名的英雄部队。它组建于井冈山斗争时期,是任弼时、萧克、王震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六军团主力,参加过5次反“围剿”和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时期,是八路军三五九旅七一九团,先后挺进华北开辟了敌后抗日根据地,参加了保卫陕甘宁边区和南泥湾大生产运动,完成了“南下北返”“中原突围”等重大作战任务。解放战争中,是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第二军五师十五团,在西北战场上屡建功勋。新中国成立前夕,在王震将军率领下进军新疆。1949年12月5日,除少部分乘汽车的先遣队和骑兵连绕道行军外,全团主力部队1800名官兵从阿克苏出发,在3天的急行军后进入无人区,之后用15天时间徒步横穿“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于12月22日进驻和田,为新疆和平解放作出重大贡献。1954年,全团留守的500名官兵遵照毛泽东主席签发的命令,集体脱下戎装“拿起生产的武器”,组建农一师四十七团(后又先后属农三师、农十四师),成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军垦战士。

昆仑山下的“三八线”——屯垦戍边的生死悲壮

为“不与民争利”,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屯垦的地方都选在条件恶劣的亘古荒原和沙漠边缘地带。夹在昆仑山和塔克拉玛干沙漠之间的和田地区近25万平方公里土地中,沙漠戈壁和山地占了绝大部分,绿洲仅占3.7%。在本被视为生命禁区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驻扎垦荒,生产、生活条件更是艰苦卓绝。好在这里有和田河和地下水,水源不成问题。有水就有生命。老兵们拿起“坎土曼”(类似锄头的劳动工具)向荒漠进军,开挖水渠,平整土地,播种希望,收获欣喜。虽然远离了硝烟战场,热火朝天的劳动竞赛却像战斗一样拼命;虽然脱下了难舍的绿军装,却换来一片片生机盎然的生命绿意。

我们来到村旁久闻其名的“三八线”瞻仰。这里是去世老兵和他们的老伴的长眠之地,在四周阡陌成行的田地中保留了原有的荒草沙地面貌,静寂而肃穆。从营长、连长、排长到普通战士和后来各个时期来的建设者安葬于此,数百座坟茔墓碑上的文字或简或繁,有兵团竖立也有家属所立的,一个共同的特征是:墓碑文字除了逝者姓名外,大都标明了籍贯。河南、山东、甘肃、湖南、四川……他们来自五湖四海,在此辛劳一生并终老于此。

随着对老兵精神的不断了解,使我对沙海老兵精神有了更深刻和认识,作为新时代的年轻人,我们有义务继续弘扬这一伟大的革命精神。学会吃苦,对待困难能够努力克服,在日常生活中发扬沙海老兵精神,艰苦奋斗的精神。以身作则,言传身教,争取在自己平凡的岗位上向老兵们学习,并教育学生学习他们一往无前,迎难而上的精神。

有一种成功叫做忍受,有一种胜利来自煎熬。让我们不断传承老兵精神,在自己的岗位上发光发热,为“团结稳定,长治久安”的总目标而不断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