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图片新闻
寻找军垦母亲丨邢桂英:山东女兵在新疆的一辈子
发布时间:17年10月10日 信息来源:第十四师昆玉市 作者: 编辑:
【字体: 打印本页

一排高大的砖房,一架爬到屋顶的葡萄架,满架绿荫遮住了初秋仍然炙热的阳光,一位满头银发的老人坐在硕果累累的葡萄架下。虽然只能靠轮椅行走,但老人脸上却始终绽放着幸福满足的笑容。

8月26日,记者来到“沙海老兵精神”的发源地——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的四十七团四连,采访今年84岁的山东女兵邢桂英。

放飞青春到边疆

出生于1933年7月的邢桂英,有两个妹妹,16岁那年父亲去世。没了父亲这个顶梁柱,作为家中老大的邢桂英,虽然自己还是个孩子,也不得不承担起照顾母亲和妹妹的重担,最重要的是还要料理家里的3亩地。

回忆起过去岁月的艰难,邢桂英感慨万千:“妹妹在前面牵毛驴,我在后面扶犁,犁地、播种、背肥料,这些重活都是我干。但辛苦一年下来地里收入并不好,一家人日子过得非常艰难,我就一心想着出去闯闯。”

正当邢桂英在梦想着更为广阔的天地时,机遇来了。1952年夏季,新疆军区的干部到她的老家招女兵,性格泼辣的邢桂英毫不犹豫地报了名。很多乡亲知道后都劝她,新疆那么远,你一个女娃多不安全,闯不好就死在外面回不来了。可倔强的邢桂英不怕:“我就想出去看看世界。”

“我们公社一共来了5个女娃。8月6号从家走,一路坐车往西走,晚上走到哪就睡在哪。有一天晚上,部队驻扎在河边,我们5个女娃挤在一条被褥里,早上起来头发全是湿的。”

“铺的地,盖的天,沙子石头当枕头”,邢桂英笑着用这句顺口溜形容当时的情景,语气里却没有丝毫抱怨。

坐火车到西安后,女兵们又改乘汽车来到兰州,在这里休整几天后继续西进。

420727_500x500

邢桂英年轻时的照片

“新疆好,新疆好,戈壁滩大石头子小,想开小车跑不了。”说起初来新疆的印象,邢桂英张嘴就来了几句当年流行的顺口溜。

“新疆太大了,我们坐汽车走一天也见不了一个人,那时候大戈壁滩大沙漠里也没路。一个老乡看到这个情景难过得哭了起来,我劝她别哭,我们是自愿报名当兵来新疆的,没有人强迫你来,有啥哭的。再说,我们来这里就是用双手建设边疆的。”

一路西行再往南行,经过漫长的时间,终于,邢桂英和姐妹们来到了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的十五团。

建设边疆不言苦

 

邢桂英被分到十五团机炮连,拿起了坎土曼,和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老兵们一起挖地、平沙包、种树、种田。她和大部分山东女兵一样,有着泼辣、豪爽的性格,也像那大漠里的红柳,面对苦难表现出柔韧坚强的一面。

640.webp

邢桂英为我们介绍老照片

“那时候我们工作都特别积极,一大清早就起床下地,早饭午饭都在地里吃。中午一个班一盆菜,没碗盘,就把菜打到坎土曼上,折根树枝当筷子,一些下放干部刚开始嫌脏不吃,后来实在饿得受不了也就不讲究了,抱着坎土曼照吃不误。”说起当年的劳动场景,邢桂英开心地笑了。

“刚开始工作我一个月工资10元,加上3元卫生费,一共13元,我攒两个月钱寄回家一次,每年寄好几次,就这样把一家人养活了。”那时候,虽然日子过得很艰苦,但能够用自己的双手和辛勤劳动养活母亲和妹妹,让邢桂英颇为自豪。

爱情是人类永恒的话题。亘古荒原上来了一群青春四溢的姑娘,与解放和田后就地转业的十五团官兵一起劳动、生活,慢慢地,自然也就诞生了一段段感人的爱情故事。

采访山东女兵,不能回避的当然是爱情和婚姻这个话题。

记者与邢桂英老人聊起当年恋爱结婚的情景,令人敬佩的是,虽然老人文化不高,但当年的婚姻观还是很超前的。

“我和丈夫在一个连队工作,他当排长,管30多人,我也当排长,管30多人。他工作认真负责,我工作也不错,我不想找个比我高出太多的,我可不愿意在家里当家属。两个人情况差不多,他能支持我的工作,我也能腾出时间来好好工作。”

邢桂英的丈夫叫张进喜,是一名“沙海老兵”。就是在这种男女平等的观念下,邢桂英和张进喜在共同工作中产生了感情。1955年12月,22岁的邢桂英和28岁的张进喜喜结良缘。

张进喜为人本分,工作踏实认真。经历过血与火的战争,又经历过徒步穿越“死亡之海”生死考验的他,更加珍惜解放后的新生活,对工作兢兢业业,对妻子疼爱有加。心地善良的邢桂英对张进喜也是敬佩有加。

“那时候结婚没房子,好几对年轻人一起举行集体婚礼,结完婚还住集体宿舍。到我生娃娃的时候,我们还没房子,领导就把托儿所的一间小房子腾出来给我生娃娃用。”

一个个家庭组建起来了,一个个新生命呱呱落地,荒漠有了生机,连队有了更多欢笑。为了更好地生活,军垦战士们开始盖房子。

“那时候的房子其实就是地窝子,在地上挖个坑,上面搭上芦苇把子。外头刮风,里头也刮风,早上起来被子上全是土。”但这一切困难都没有影响军垦战士们建设边疆、建设美好家园的热情。

“那时候条件差,我们吃的都是涝坝里的水,上面漂着羊粪蛋。”

“这里除了沙包就是沙包,有巴掌大的地,我们就种上庄稼。”

平沙包、修大渠。夏天种棉花,冬天栽树。就这样,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田地一点点多了起来,绿荫一点点浓了起来,人群一点点大了起来,十五团慢慢发展壮大起来。

献了青春献子孙

 

“领导都尊重我们,我真的很知足。我是老党员,党的生日那天,师长还来看望我,还送来了1000元慰问金。以前的兵团领导陈德敏、车俊都来看望过我,车俊还来了两次。有一年山东开运动会,山东省的省委书记、省长都接待过我们,胡锦涛就坐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说起领导的关怀,邢桂英老人幸福自豪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不过,我也无愧公家,干啥也没落在后头,两次被评为先进,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退休以后还评了优秀党员。每年团里来很多劳务工摘棉花,让我帮忙带娃娃,我都尽心尽力。”

退休以后,邢桂英和老伴住在团场免费提供的120平方米的砖房里,房前有一片菜园,门前是与房屋一样宽的葡萄架。果蔬满园,儿孙绕膝,幸福安宁的田园生活老两口很满足。

由于长年超负荷劳作,邢桂英患上了腰椎间盘突出,不能行走,常年靠轮椅出行,很少出门。老伴2012年10月去世后,邢桂英一直独居。好在儿子就在隔壁住,有个头疼脑热,方便照顾。

邢桂英自豪地告诉记者,她的5个儿女,由于没钱上学,都只上到初中,但孩子们都自学了大学学业。现在是儿孙满堂,一家人生活很幸福。

“戈壁变良田,沙漠变绿洲,高楼大厦平地起……刚来新疆时,领导们就给我们讲以后新疆会变成这样。现在你看,我们团场多漂亮,当年的愿望不都实现了嘛,我知足得很!”邢桂英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