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政务动态>访惠聚
 阿布都拉·图尔荪的汉族爸爸
发布时间:17年11月23日 信息来源:第十四师昆玉市 作者: 编辑:李帅
【字体: 打印本页

深秋的墨玉县阔依其乡羌古村,天空湛蓝,新修的柏油路平整笔直,路边高大的白杨树叶子金黄,伴随一阵阵秋风纷纷飘落。这时的阳光正好,没有了夏日的焦灼,而是温柔地覆盖着万物。对该村十岁的阿布都拉·图尔荪来说,没有比这个秋天更美的季节了,他已经跑跳自如,彻底摆脱了那漫长的恐惧……说起来,他最感激他的“汉族爸爸”——胡克明。

去年自治区召开“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动员大会后,兵团财务局全面贯彻落实自治区党委和兵团党委的决策部署,分组分批次到南疆各地开展结对认亲活动。2016年11月15日,兵团财务局“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第四组来到羌古村开展结对认亲,总会计师胡克明见到他的结亲户——维吾尔族弟弟图尔逊·托合提尼亚孜一家。弟弟家的孩子们非常淳朴可爱,结亲活动结束分开后,胡克明一直关心着孩子们的情况。

2017年2月1日,图尔逊·托合提尼亚孜一大早就来到村委会迎接胡克明,他得知他的汉族大哥作为“访惠聚”工作队队长要在村里待整整一年,非常高兴。两兄弟再次见面毫无隔阂,因为分开的两个多月他们两家人多次通电话,建立起了最朴素的感情。2月5日,胡克明到弟弟家作客时,发现弟弟的二儿子阿布都拉·图尔荪走路姿势不对,有些一瘸一拐,赶紧询问原因。原来阿布都拉·图尔荪一年前与朋友玩耍时不慎绊倒,造成大腿骨折,经和田地区医院医治,左腿根部还由三颗钢钉固定。按医院的要求,现在已经一年多了,必须入院取钢钉。

“赶紧去医院取钢钉啊,别耽误了孩子!”胡克明着急地说。可是说完这句话,弟弟一家人都陷入了沉默。看着弟弟家有些破败的院落,露天的简陋锅灶,门前2亩多稀稀疏疏的核桃树,小孩子们又旧又不合身的衣服……胡克明心里已经明白了这沉默背后包含无奈与辛酸。

胡克明把阿布都拉·图尔荪搂在怀里,坚定地对弟弟、弟媳妇说:“你们赶快与和田地区医院的原治疗医生联系,钱上面我会帮助你们,孩子的腿关系孩子的一辈子!”

从这天起,阿布都拉·图尔荪腿上的钢钉就像钉在了胡克明的心头上一样,使他没有一天不担心孩子的病情。每一次孩子前往和田地区医院,胡克明都坐立不安,不停打电话询问情况。万万没想到,往和田地区医院跑好几次检查下来的结果非常不乐观,阿布都拉·图尔荪左腿打钢钉处有了囊肿,怀疑有病变,和田地区医院专家会诊后建议转入上级医院医治。

胡克明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很少求人帮忙,但是为了阿布都拉·图尔荪,他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又因他无法请假去乌鲁木齐,就通过朋友联系到了乌鲁木齐新疆医科大学第六附属医院,并让爱人前往医院照顾。这件事也让胡克明在外地读书的女儿牵肠挂肚,不时打电话问爸爸这个素未蒙面的维吾尔族弟弟情况如何。

3月15日,胡克明将4000元交给弟弟,托人把他和孩子送上了去乌鲁木齐的火车。

下火车,胡克明的朋友及朋友找的翻译就将阿布都拉·图尔荪父子俩送往医院,床位早已留好,在医院的关照下,没几天就顺利做了手术。做手术的当天,胡克明的爱人一直在手术室外焦急守候,并不时发来短信:“骨科主任亲自前往手术室探视”、“手术刚开始,做完到下午啦!”孩子一出来,她赶紧把手术成功的好消息告诉远在和田驻村的丈夫。

胡克明手机里一直存着一张火车票的图片,他说这张火车票特别有纪念意义。火车票是3月29日图尔荪·托合提尼亚孜父子俩出院返程至墨玉的。阿布都拉·图尔荪一看到火车票,就对爸爸说:“快给我的汉族爸爸说我就要回家了!我好想他!”图尔逊·托合提尼亚孜一高兴就急着用彩信给哥哥胡克明发了这张火车票的照片。他们兄弟之间已经有了默契,当胡克明一看到这张火车票,什么都明白了,不需要任何语言,一张图片就能包含所有。胡克明收到图片后立刻委托朋友接他们去火车站,并为他们准备了乘车路途食品。孩子终于出院了!

阿布都拉·图尔荪回家后还需要休养一阵才能上学。胡克明的爱人利用清明节假期,专门来到羌古村看望孩子。

阿布都拉·图尔荪的腿慢慢在恢复,胡克明每周都要来看望好几次,他对汉族爸爸的感情也与日俱增。可是这孩子非常腼腆,每次想对汉族爸爸说感谢的话,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对此他很懊恼,他请求妈妈帮他给汉族爸爸写一份信,把他的心里话写进去。

就在不久前,胡克明吃过晚饭,正要接着处理村里建冷库项目上的一些事宜,弟妹热比耶罕·麦麦提像做贼一样推开宿舍门把一份信交给工作队队长胡克明就跑了。

“您是这世界上最善良、亲切、敬爱的爸爸,谢谢您让我能正常走路,我太幸运了,我无比感恩。”

“以前从来没有人给我们家送过什么,哪怕一个馕。谢谢您帮我们家改建厨房和院子,我们家变得更加漂亮了。我特别喜欢您送我的书包和铅笔盒,我一定好好学习,以后也能成为像你一样的人,为村里修路、建大棚,帮助许许多多需要帮助的人。”

  ……

信是用维吾尔文写的,工作组的维吾尔族队员帮忙翻译时,听着信里那朴实无华的话语,胡克明眼眶不自觉地就湿润了。      

“阿布都拉·图尔荪的腿完全康复了,弟弟现在倒卖西瓜生意可以赚些钱,弟妹现在到库尔勒拾棉花大概也能挣万把块钱补贴家用,看着弟弟一家人的精神面貌在改变,日子越来越好,我特别欣慰。”胡克明微笑着说道。

从陌生人到“汉族爸爸”,从亲戚到亲人,这其中胡克明毫无保留地奉献着自己的真心,这份跨越民族的亲情就和这深秋的阳光一样温暖,轻柔地铺洒进每个人的心灵。